成家资讯

太上头了!这三位院士怎么净说大实话?

匿名 发布时间: 2019-11-10 21:11:46

9月12日,中国科学院举办了“中国科技70年、道路与经验”高层战略决策论坛。会上,三位院士就中国科学技术未来发展亟待解决的问题发表了看法。

今天的比赛有点长,但我真的希望每个人都能观看,不要觉得雨没有果实。毕竟,他们在这里说的并不全是为了你。

以下是一篇精彩演讲的抄本-

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国杰:

将基础和应用分为上下游不利于科学技术的发展。

半个世纪以来,我们已经形成了从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到成果转化的线性科研模式。继续遵循固定的科学研究模式可能会推迟我们成为科技强国的进程。

我们需要仔细理清哪些需要继承,哪些需要补充,哪些需要丢弃。

我国经济和社会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需要新的科研模式。我相信新的科研模式将把科研工作带入一个新的世界。我想发表两点意见:1 .我们应该改变线性科学研究模式,更多地关注基本发明。

我国一直将科学研究分为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和实验发展。将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分为上下游关系不利于科学技术的发展。科学和技术是平行的,没有绝对的秩序。发明和发现是相互促进的有机整体。重大发明通常包含新发现。

我国的基础研究投资占5%,虽然不足,但国家十分重视。然而,近年来,我们的应用研究比例一直在下降,从上个世纪的大约20%下降到现在的大约10%。似乎没有增加的必要。

国外应用研究占20%~50%。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我国应该鼓励更多的应用研究,从源头上进行更多的创新,克服重论文轻发明的倾向,更加重视基础发明。

国家正准备建设一个国家实验室,但在新兴领域,我们应该像重视国家实验室一样重视企业中的创新实验室。

信息领域的主要发明,包括集成电路、晶体管、主流操作系统等。,都是企业制造的。计算机世界的图灵奖被认为与诺贝尔奖同等重要。在70多名图灵奖获得者中,万维网的发明者伯纳斯·李(Berners Lee)是唯一一位来自国家实验室的人,其他人都来自大学和企业。

2.转变成果转化观念,真正推动企业成为创新主体。

成果转化的概念在我国根深蒂固,几乎所有关于创新和发展的文件都会提到这一点。然而,在国外,几乎没有人提到这一点,只谈技术转让,没有成果转让,更谈不上成果转化率。

我们经常说,外国成果的转化率是60%和70%,而中国只有15%。我们不知道它来自哪里,在国外也没有这样的指标。

成果转化的基本理念是从技术的角度寻找市场,这违背了企业发展的规律。成功的企业肯定会根据市场寻找技术。一旦企业真正对技术有需求,他们会尽一切可能吸收有价值的技术,而不需要大学和科研机构漫无目的地工作。

真正的技术转移只有两种途径,一是提高企业的自主创新能力,二是形成市场驱动的创新生态环境。

我们要从思想上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和紧迫性,从国家经济转型的角度高度重视这个涉及高质量发展战略全局的问题,推动大批高端技术人才进入企业。高校和科研机构的科研人员应更加灵活地参与创新型企业的基础前瞻性研究,使企业真正成为创新主体。

中国科学院院士、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主任李静海:

诺贝尔奖中跨学科的比例已经上升到40%以上

在过去的70年里,我国已经成为一个真正的科技强国,其成就值得骄傲。与此同时,我们应该清楚地认识到,中国的科技水平与“二百年”的目标还有很大的差距。

在这样一个时期,战略选择和相应的改革是非常重要的。从目前的角度来看,以下问题非常重要:

1.科研范式转变带来的重大机遇。

有人认为,数据密集型将是新的科学研究范式的特征。

然而,事实上,这可能不是科学研究范式转变的主要方面。最重要的是要注意科学研究内容、方法和范畴的根本变化。例如,静态平均研究应该转向动态结构的复杂性研究。我们不应该回避困难。

2.跨学科科学已经成为新科学突破的主要途径。

据统计,在过去的18年里,跨学科成果的比例从上个世纪的20%上升到40%以上。

各种跨学科研究机构相继出现。传统的学科布局和科研组织模式已经不能适应科学技术的发展。我们必须高度重视并采取措施。

3.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和工程研发之间的非线性互动已成为提高国家创新系统效率的关键。

就基础研究而言,科学前沿和需求导向是“两条腿走路”。科学问题这两个方面的简洁机制非常重要,这种互动关系应该是科技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

4.培养年轻的优秀学者和鼓励创新是当务之急。

年轻人思维活跃,他们的思维尚未形成惯性。它们很容易产生原创的想法。因此,将鼓励原创想法与培养年轻人才结合起来可能更有效。基金委员会正在研究如何做好这件事。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科学技术是最需要持续改革的领域。这不仅是基于国家需求的判断,也是对科技发展趋势的判断。

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根据习近平总书记的指示,正在进行三项改革,即明确资助方向、完善评估机制和优化学科布局。

中国科学院院士、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赵忠贤:

中国科学院应在“摩天大楼”的背景下做好基础工作

70年来,中国科学院在中国建立完整的科学技术体系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为科学的布局和逐步完善奠定了基础。

在以“两弹一星”为代表的国家重大科技项目中,中国科学院做出了重要贡献。在过去的70年里,中国科学院不辜负国家和人民的期望。

进入新时代,中国科学院面临新的机遇和挑战。一个区域科技创新中心正在形成。中国科学院当然是主角,但如何发挥它的作用和如何发挥它的作用需要努力。

这既是挑战,也是机遇。我相信中国科学院能够取得新的成就。我提出以下建议:

天赋第一。

首先,在人才方面,现在应该建立一支纪律和技术结构合理的队伍。第二是形成一个可以发挥才能的良好环境。三是形成健康的人才流动机制。

2.中国科学院应该设置一个好的位置。

以前,人们经常讨论“中国科学院的存在定理”。70年的成就表明,“中国科学院存在定理”成立。新时期,中国科学院的重点是为国家科技的健康发展发挥更大的作用,实现“四个一”。

目前,中国科学院有能力从基础科学的深层视角为“瓶颈”技术的突破做出贡献,也能为“威胁”,即国家的长期发展提供源头。

中国科学院应做好“摩天大楼”下的基础工作。你做的基础别人看不见,但对国家的长期发展非常重要。

建立一个大型的科学和综合的科学平台为医院内外的科学家服务是非常重要的。

照片:中国科学院视听中心

江苏快3购买 中华彩票网 北京快乐赛车pk10 陕西十一选五 广东快乐十分

什么人算医疗机构“知名专家”?山东省发文明确了